海棠书屋/高老庄/ 分卷阅读383
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分卷阅读383

    定中”呢——

    东东的阴沉正式并没有“震慑”住高犰,咳,这从小就被自己“捏着搞”的玩伴,高犰能自如应付他的各种情绪。

    就见高犰很平常地抬起头,“黄东东,没人跟你闹着玩,你像个娇气包一样站在你屋里楼上大吵大嚷才叫闹着玩,快点下来!莫惹黄叔叔生气。”

    接着,就听见黄教授标准江浙普通话的,“东东,快下来啊,别在楼上丢人现眼。”呵呵,黄教授是见不到自己楼顶的情形,不过,刚听儿子那匪里匪气的骂语,早已隐忍待发了。

    好嘛,高犰这番训儿子般的流畅犀利而又高明“牵扯进黄教授”的淡然伶俐真叫队伍们开眼又好笑咧,衙内确实是多面滴,人前装人,鬼前学鬼,神经病情绪上也跟得上这趟儿,变幻自如,嘿嘿。

    咳,压一辈子是压,东东这从小就被衙内堵得没有出口,着实搞不赢这个女人。不过,心情照样阴郁,人虽下来了,但是脸色相当难看。

    “怎么了?”

    东东确实是她的个家人,所以一待看清东东被打得嘴角青红衣裳乱七八糟,犰犰肯定不高兴起来。她还挺懂事,不想让黄教授操心,东东下来走出门栋时她就用电话告知黄教授可以把孩子们抱进去了,我问问东东什么事儿,不用担心,我们一会儿就回去。所以,也没叫黄教授见到东东这幅模样。

    东东下巴朝他们背面那个上坡儿点了点,“你老公们都来了。”

    犰犰这才回头仰首一看呐,———黑压压,上坡儿停靠的全是军车和小车,路边三两成群站着的解放军,不晓得还以为这儿搞军演呢,首长们来视察。也着实难为他们,为不影响她照超大B超,完全做到了“鸦雀无声”———

    “那上面还有。”东东下巴又指了指几个顶层,

    犰犰看过去直咬嘴巴,她看见了韩应钦,还看见了她伪爹———

    这是什么情形!

    高犰心里扑通乱跳,忙拉过东东走到马路内侧,能遮住多少眼睛就遮住多少,“你跟我说清楚!一件偷偷摸摸的事儿怎么就被你搞成路人皆知了?”

    “你也不消护这护那了,高犰,我跟你说,这已经上升到‘正义良心’层面了——”

    于是,黄东东不无“语重心长”啊,联合运用他大学学得的少有“政治学”语气为她全面剖析了从她最早被劫持至香港这一系列“暴力事件”,正义,良心,良心,正义,义正言辞!

    高犰同志如今也是国家干部了,双手本叉腰,后变成双手妥下,最后,双手背后,——充分说明,一个人由于她经历身份的变化,心境该有多大的变化———

    要搁两年前的高犰,面对当下情形,她会吓得魂不附体!首要想到的,走为上策。

    可,现如今,高主任是有“身份”的人了,是正宗格鲁派传人,法号妙吉祥;是武汉市武昌区珞珈山街珈智社区居委会主任,副科级;是两个成形孩子、三个未成形孩子的伟大母亲!

    走,已经不是上策,要有担当,有原则,有谋略地去迎头解决问题。否则,上上,对不起神佛的旨意;上,对不起党和国家的培养期许;中,对不起五个孩子心中“英雄母亲”的荣誉称号;下,对不起这一双双“殷切期盼”的眼啊——(呸,荷兰绝对是兴奋异常等待着看好戏的眼!嘿嘿。)

    高主任就是抱着如此“破釜沉舟”般的勇气与高瞻远瞩,一直双手背在身后走出“遮掩”,胸中只一个目标:是的,不能感情用事,这是个“正义与良心”的原则问题。

    于是,你见不到浮躁的高犰,你见不到胆小猥琐的犰犰,你见到的,是已全然进入“工作状态”下的高主任,有些深思,有些滑头,有些官僚主义——

    她背着手慢慢走上坡儿,站定,

    路灯下,高主任显得身材修长,有种隐秘的洒脱范儿;小腹处微隆起,又有种旧时官僚的油水精狡气,

    她一手依旧背后,微歪头一手朝他们招了招,“你们都上来吧,什么事儿,咱们家里人先弄明白再说,不搞的路人皆知。”说完,踩着小高跟上楼去了。

    高主任怀孕近四月依旧未离高跟鞋,不过,尖细跟儿已换成圆头小跟儿,依旧敲在那地砖上,些许自信,些许妖娆。

    这就是高犰。爱她什么?爱她的就是一份你永远也猜不到的心性与气度。神经病独有。

    第四十七章

    一层楼梯,高犰家的男人们错落站在台阶上,等着她开门。一层铁门、沙门、又防盗门,就听见钥匙一把接一把,她哪儿搞这么强的防盗意识?

    “犰犰,你把陈牧藏的很辛苦吧。”郑井揶揄地说,

    高犰咬了咬嘴巴,终于打开最后一道门,“才不是,你们自己进来看——”

    哎呦,她家客厅到处摆放的都是古董,瓶瓶罐罐,古书字画,像个小仓库。“这都真的假的,”龚晓跃随手提哩起一本字帖好笑地翻翻,“还刘裕的。”

    高犰指了指这些东西,“都是咱们街道这片的宝贝,要录节目,都放我家了——”正说着,真没防备啊,东东横五横六就冲去了卧室,“陈牧呢!”

    高犰赶忙跑过去拉住他,“莫以疯装邪,好好说不行?”

    却,一推开门,———

    陈牧咧?!

    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人影!

    这下,高犰和东东都傻鸟眼,互相看一眼,都是问号,人咧?

    “你藏的人呢?”

    郑井还是好玩儿般学她刚才那样手背在身后跟着她整个屋子转悠,

    犰犰像个无头苍蝇,这个屋找,那个屋找,连床底下都不放过,犰犰两手叉腰站着直啜气,眉头锁得紧呐,有点急躁,“这才是见了鬼!人呢?”

    东东转身,“我去地下室看看。”东东脸色一直不好,这事儿堵心里烦。正下楼的功夫碰见上楼来的荷兰,一听陈牧不见了,荷兰拍了拍东东的肩头,“你也莫着急,到底什么事说清楚——”两个人一同去了地下室,发现没人,荷兰给犰犰打了个电话,说楼下没人,她和东东也不上去了。挂了电话,把东东拉走单独“安慰摸底”去鸟。

    楼上,关起门来,除了魏小白和初一未见,管你平日里多深的积怨,这也是一家子人了。所以,有什么话,真没必要掖着藏着,看这架势,今晚就是个“真相大白夜”咩,谁也甭在装“韬光养晦”鸟。

    “坐下来,慢慢说。——怀了孕怎么不做声?”韩帅从厨房里给她泡了杯蜂蜜水出来,拍了拍她的肩头,犰犰坐在了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