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第204节

    告状的师妹只替她委屈:“可你就是比那个凡人更配师兄啊!”

    容如玉语气无奈道:“勿要用配不配之类的言语,我只愿修道长生,从未想过别的。”

    “况且。”少女秀丽的眉眼间露出少许沉思,“卿辞师兄也并不如传闻中那般……”排斥。

    若是抵触,他会亲自前往尘世间,接那位凡人小师妹么?

    容如玉下了总结:“总之,不要管此事了,专注修道。”

    *

    温水道。

    “下月就是入门遴选,近日给我紧着点皮,整天少在外面乱转!”

    清萤听见妇人刻意抬高的严厉嗓音。

    她抬头望去。说话者是隔壁的李大娘,她虽是对女儿说话,但目光分明戒备又提防的盯着她。

    那副态度,好像生怕清萤吃了她家闺女。

    清萤心中叹气,眨眨眼,向李大娘露出一个微笑。

    看见她的笑,李大娘的表情顿时添了三分晦气。

    李二丫怯生生看向母亲。

    害。

    这生意看来做不成了。

    对于不能给她钱的人,清萤完全生不出聊天的兴致,她肚子还饿得咕噜噜叫呢,得节省能量。

    “你娘喊你回家吃饭呢。”清萤道,“快回去吧。”

    好饿好饿。

    于是她连说话都跟吃饭有关。

    二丫如释重负,快速对清萤道:“我明天再来找你。”

    “明天给我好好修炼,玩什么玩!”李大娘当即迫不及待地拽走女儿。

    李大娘嗓门大,她被迫听见了对方走出一段距离后训斥女儿的话。

    “跟那丧门星凑这么近做什么?不怕沾了晦气?”

    二丫弱弱道:“清萤姐姐对我很好的……长得还好看,和大家说的不一样……”

    “那你想跟她做朋友?”

    二丫辩解:“我、我和清萤姐姐聊得来,我喜欢她,那珍珠是真货,田掌柜看过的。”

    李大娘恨铁不成钢:“死人的东西你也敢要?她克死那么多人,你不怕下个克死的就是你?”

    二丫便再不敢说话了。

    听到这些再熟悉不过的言语,清萤心中全无波动,只游魂似的飘回屋里。

    坏话又不能当饭吃,她……她不在乎!

    回家后,衣衫陈旧的小姑娘依靠在空荡荡的米缸前,偶尔拿筷子敲敲空荡荡的米缸。

    这次真的是一粒米都刮不出来了。

    她胡乱嘟囔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当两天和尚饿两天肚子。”

    面对家徒四壁的砖瓦屋,她深切思考起卖房的可行性,然而铁定会被以死过人不详的理由狠狠压价。

    但人总不能被活活饿死吧?

    清萤是个穿越者,然而她这个穿越者却要比中的凄惨许多,她还是婴儿时,便被父母遗弃了,温水道经济条件不错,陆续有人收养她,然而都陆续离奇暴毙,最后还是温水道的好心老婆婆收养了她。

    然而在她十二岁时,老婆婆的儿子修得筑基,荣归故里,将老娘接走了,筑基修士留给清萤一袋子金子,与一座不错的院子。

    可十二岁的小丫头如何守得住呢。

    这四年里,她越混越差越混越差越混越差……

    “唉!”

    清萤深深叹口气,站起身,准备前往村东刘叔那里,将自己最后的容身之处也卖了。

    然后该去哪里呢……随波逐流?流浪天涯?

    天大地大,却没有她的家。

    *

    庭院空荡,唯有满地橘色残阳。

    她无意中抬眸,却见篱笆外不知何时站了一个陌生少年。

    那是位俊美出众的少年修士,他看起来大约十八九岁的年纪,黑发束作高马尾,眉眼清峻秀丽,仿佛写意水墨勾勒。

    拥有如此过人容姿的少年,周身被淡淡的冷意笼罩,清净似江上皓月。

    清萤怔怔望去,只看到一双格外清冽的双眼。与面前漂亮得仿佛在发光的少年对比,她满身狼狈,自惭形秽。

    他的眼里没有轻蔑鄙夷,也没有打量审视,只是透着云雾的轻柔缥缈。

    “请问阁下是……”

    “我是谢卿辞,归古剑宗首席弟子,如今暂代掌门,也是你的未婚夫。”谢卿辞淡淡开口,“你娘亲临终前将你托付给我,我接你回宗。”

    “我闻得此事后便来寻你。抱歉,未能及时。”

    清萤微微张大嘴巴,这不是她看过的那本里的大反派么?

    但男主顾天呢?怎么叫谢卿辞已经暂代掌门之位了?

    她自己又是怎么回事?

    “那、您给我用个术法?证明一下?”

    谢卿辞出示令牌:“归古令,唯有掌门能够持有。至于法术,你只要同意,我自会用御风诀带你回宗。”

    清萤肉眼凡胎,自然是不识货的,比起什么令牌,她宁可谢卿辞现在给她变个包子馒头之类的。

    饿到极点,人根本顾不上形象礼仪的。

    她暂且顾不上自己在这位神仙般的小仙君面前丢脸之事,只直白地说道:“那您会变吃的么?”

    清净淡漠的少年修士望着狼狈的小姑娘,一时静默。

    她眼睛乌亮,很有灵气,然而下巴尖尖,身形消瘦,显然生活情况很不好。

    他依然没有鄙夷,只轻声道:“我已辟谷,无需进食,芥子袋中只有辟谷丹,可代替一日饮食。”

    “都行都行。”清萤不挑食,连声催促。

    谢卿辞:……

    他给了小姑娘一半辟谷丹:“你身体虚弱,陡然服用完整辟谷丹或许会不受……”

    不等他说完,清萤已啊呜一口吞下。

    如此信任姿态,令他不解。

    她的毫无防备,是对任何人都如此,还是刻意表现?

    “你便不担心这丹药有毒?”

    “让我死了更好。”清萤言简意赅,“不那么痛就行。”

    谢卿辞又是一阵无言。

    这位凡人少女眉眼灵动,言语畅快,可字句间,都透着勘破消极,非常的……特别。

    令他印象深刻。

    此时,暗淡残阳终究无力维持自己的最后一抹痕迹,彻底湮灭于天边。

    天黑了。

    而清萤身边愿意与她说话的人,只有刚刚相识,自称她未婚夫的谢卿辞。

    她根本不了解他,唯一知道的情报,都是从中看来的,中的谢卿辞,刻薄、心胸狭窄、命途短暂,是个不折不扣的反派。

    却是清萤活了十六年来,在老婆婆之后,唯一愿意给予她饭食的人。

    即使和谢卿辞扯上关系会死……那也挺不错,省得她自己动手。

    谢卿辞看起来容姿如此美丽,她对他第一印象其实相当不错。

    她难得谈兴大发,便问这位外表很聪明的仙君:“你说,人到底要活多久?”

    “以常人而言,八十百年之间。”谢卿辞回答严谨。

    但清萤忍不住笑了,她想到一句跨越时空的梗。

    “有的人十八岁就死了,八十岁才埋。”

    “以后会变好的。”小仙君的回答依然很官方。

    清萤谈兴顿时消减。

    “希望如此。”

    谢卿辞道:“那便随我回归宗门。”

    “好。”

    清萤跟上了反派少年的脚步。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