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分卷阅读190

    ,他穿着紫色长袍,上面绣着白色的祥云底色,只是现在上面什么都看不清了,全是艳红的色彩,他身边散乱着许多丝线,也全是透着血珠。

    感应到有人在身后,他缓慢地转过头,少年黑发丝锦绸披散于背,肤色如雪便脸上却带着病态的苍白,便仍却掩盖不住少年的绝世容颜,他就像在站在银装素裹的冰雪天地,在一片苍白中也不显得突兀,更显飘渺,少年琉璃色的眸,透露着看不清的情愫,非喜非怒,而是更接近于空芜。

    然而那双空芜的双眸在看清身后之人是雪镜风后,却渐渐地回复了光彩,就像是在里面注入了灵魂,集聚拢了天地的精华色泽,让他整个人从一片苍白回复了现实。

    雪镜风看着他一身的血迹,完全看不清那些到底是别人的,还是他自己流的,或者都有,那张素洁白皙如雪的小脸上亦是划着血迹,她怔着凤眸,双唇阖了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然而墨漓相却站在那片苍凉阴暗的背景前,朝着雪镜风勾唇一笑,他的笑靥如春花般灿烂,那一刻就像是在荒芜的空间中光华丛生,开出了一朵朵的花蕊。

    “你牵错人了……”他朝着雪镜风开口说道。

    雪镜风想笑却不知道为何却觉得心中有些酸涩,他知道……他知道自己原本想要牵着他离开的吗?

    素袍翻飞,雪镜风身影一转换,便已将墨漓相拥进怀中,这时墨漓相已然失力将全身的重量放心地交给了雪镜风。

    “你下次如果再牵错了,我就天天让你抱着我……”靠着雪镜风,墨漓相低喃着在她耳边说道。

    而雪镜风则抱起他,两人一起坐枯叶之上,任着密叶枝桠间透过的几束光线照在他们身上。

    墨漓相靠在雪镜风身上,任着她替他检查伤口,又道:“当时我站在那里,突然那个女人偷袭我,我正好退开,没想到她便站在我的位置,当时我奇怪她为何要这么做,没想到下一刻,你便牵着她的手离开了。”

    雪镜风取出御神狐离开前赠送的一大堆瓶瓶罐罐,取出伤药却有些犹豫,现在没有清洗干净,涂了也没有什么效果,于是她直接喂了他了颗药丸。

    “你们一离开,我就知道自己中计了,于是我就想去追你们,但是那些人认出了我的身份,一直一路地纠缠,而我一面杀着,一路追着,但是为什么即使我拼尽了全力,最后才发现……”墨漓相抬起琉璃眸,有些恍忽地看着雪镜风再道:“原来我一直都是走在错误的一条路上,你根本就没有在尽头等着我,即使我伤痕累累,即使我费尽心力,到头来也只是在重复一条错的道路上,在那里只有黑暗,只有血腥,没有你,没有光明……”

    雪镜风低垂着双睫,微不可见地颤了一下,她伸出自己的手牵起了墨漓相冰雪般的双手,举起在两人的眼前,微微一笑道:“即使当初牵错了,即使错过了,即使你没有找到正确的路,但是我还是回来了不是吗?如果你迷路在错误的地方,那就换我亲自来寻你,来找你,就如现在一样。即使错过了,但结果我们不还是相遇了。”

    墨漓相突然用力紧紧地握紧雪镜风的手,哽咽道:“不准放手,要一直、一直牵着,没有你在前方等我,我会没有力气……没有继续下去的力量,也许我就会在这片黑暗潮湿,到处都是虫蚁蛇鼠的地方死去,连尸骸都变得面目全非。”

    雪镜风看着他梨花一枝春带雨,那双清亮的双眸似染上一层了朦胧之意,尤为楚楚动人,这是墨漓相从末曾有过的另一面风情,抚上他滑腻若凝脂的脸,然后她慢慢地移近他,而墨漓相则半敛双睫,微微抬脸,脸颊似有些粉红。

    就在两张脸已然近在咫尺之时,突然前方几声闷哼想起。

    雪镜风当即神智一清醒,转过脸,而墨漓相那润软的双唇则正好贴在雪镜风的脸颊之上。

    雪镜风一愣,而墨漓相也是瞠大眼睛。

    墨漓相抬起脸,拧着眉头,气极败坏道:“你为什么要移开?”

    雪镜风则眨了眨长睫,眼神有些闪烁,她轻咳一声,便道:“呃,有人来了!”

    墨漓相瞪着她,说时迟那是快便要挣扎着起身,而雪镜风则急忙拉住他道:“你要做什么,你的伤还没有包扎,如果不躺着血再流下去,你就死定了!”

    墨漓相似急又似在怨道:“我要杀了他们,然后回来,你再补偿我!”

    哎?!雪镜风愣在当场,她反应过来他的话后,呵呵干笑了几声,还没有回话,但见前面徒然走出三个人。

    他们正是沿着血迹一路寻进来了,在看到雪镜风与那墨漓相亲密地挨在一起,立即惊道:“雪公子?!”

    另个两人立即对视一眼,想到当初在会场两人一见面就相拥的场景,像是这才惊悟出什么,立即喊道:“快来人啊,雪公子跟……”魔煞主在一起,他们是一伙的。

    他们口中的话还没有喊出来,便纷纷瞪大眼珠子,僵直着身体齐齐倒地上了。

    这里一道彩裙飘飘飘的人影从树丛间轻巧地跃下,另一道白影便从那三人的尸体中窜出投入他的怀中。

    “恩人,兮兮来帮你。”淳于兮兮巧笑倩兮地朝着雪镜偏了偏头,眨了下猫眼,一脸想得到赞赏的表情。

    而雪镜风懒懒地瞟了他一眼,便抱起墨漓相道:“将他们处理一下,伪装成墨漓相与他们这些人都同归于尽的假相,相信凭你的能力肯定能做到的吧?”

    淳于兮兮凉凉地瞧了眼靠在雪镜风怀中的墨漓相,语气透着不情愿,猫眼亦是慵懒无力道:“兮兮不会呢~再说兮兮是那种替别人做嫁衣的人吗?恩人,真是要兮兮输得一败涂地吗?”

    替自己的情敌做事,他有这么傻吗?现在墨漓相已经完全在抢夺雪镜风这一役中远胜出了他,也让他看清楚了雪镜风心中有这个男人,他已经够怄气了,现在还要帮他善后,恩人是不是太过份了!

    “那好,既然墨漓相被那些江湖中人认出,如果不让‘魔煞主’消失的话,看来他也是无法回到潜龙山庄的,而我又不放心他一身的伤势,所以那我只好带他一起离开算了。”雪镜风抱着墨漓相便准备离开。

    而淳于兮兮一听,则猫眸透着委屈与愤恨,他瘪着嘴道:“恩人!你又在威胁兮兮!明知道兮兮不会舍得你走的,你却拿着兮兮的情意做把柄,来替你的男人做事,你……”

    雪镜风脚步一顿,她侧过脸看着淳于兮兮,突然道:“小东西,就当是这一次错事的代价,如果你办好了,本少就既往不咎。”

    这句“小东西”,让淳于兮兮面色一喜,他抑制脸上想笑的冲动,用着勉强又委屈的眼神瞅着雪镜风道:“恩人,兮兮可是为了你才做这种乌龟缩头的窝囊事哦,下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