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棠书屋/破窗理论(女囚男 1v1)/ 50抱她去医务室 rouwe nnpm e
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50抱她去医务室 rouwe nnpm e

    两天时间一眨眼便过去了。

    周一的体育课,因为是转学生,虽然身高不够,但为了省事,郁芽依然被安排在他们班方阵的末端。

    也就是,宋理之的,斜后方。

    明明在现实生活中什么都没做,但宋理之依然尴尬得一眼也不敢往旁边瞟,把自己站成了一个端正的锡兵。

    春梦对象站在自己后面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当事人宋某某恨不得在地上找条缝钻进去。

    好吧,周末这两天,他对自己进行了包括但不限于网上搜索、付费咨询、批评教育等一系列反省,虽然百度出的结果和那个线上心理医生的答案都说这是青春期自然生理现象,但他还是特别想打自己。

    ——他甚至都没和郁芽说过几句话,只是怀疑她是“她”的地步,便莫名其妙在梦里内射了人家!

    这这、这完全是变态!恬不知耻!

    “班长,班长?”夲伩首髮站:wanbenge.cc 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

    “嗯?”他一个寒颤,回神。

    “你们班体育委员没来?”

    宋理之匆忙道:“他请假了。”

    “那你出来。”体育老师随手一指,“你带他们跑两圈,跑完再过来集合做操。”

    班长大人便站去了方阵右前侧,把他们班带上跑道。

    呼。

    他暗自松了口气——起码不用挨郁芽那么近了。

    郁芽缀在最后一排跑,一边喘气一边神游。

    这位置的好处是走两步也没人看得见,坏处是最后一排根本没有走的机会——要比前排跑得更快一些才跟得上。

    她还在想自己昨天新买的大号按摩棒,今天早上已经发货了。

    都怪该死的宋理之,搞得这么麻烦……要不是没可能,干脆和他再睡几觉好了……

    “啊!”

    队伍后排似乎掀起了小范围的骚乱,宋理之皱眉回头,一望——

    变了脸色。

    来不及想其他的,他匆匆嘱咐了句“继续跑”,便跑去队伍末尾。

    那里,身材瘦小的少女摔在地上,刚坐起来,眉心拧成了个“川”字。

    她前面是最后一排,都是高个儿男生,有的想去扶一下又觉得不太方便,尴尬地回头看。

    “你们跟上队伍!”宋理之蹲在郁芽面前,一时顾不得尴尬了,紧张道,“还好吗,能站起来吗?”

    “不太。”郁芽看起来痛极了,“脚踝那里疼。”

    他伸手,隔着裤腿虚按了下:“这儿吗?”

    “嘶——”

    那就是这儿了。

    “可能脚扭到了。”宋理之试图将她扶起来,凑近了却忽地顿住。

    他要怎么去扶人家:架起来?背着?还是抱着?

    都不太好吧!

    受伤的是郁芽,这时候局促无措得却是他。

    二人大眼瞪小眼,狼狈移开视线的也是他。

    那头的体育老师似乎发现的情况,隔了快十米,大声问宋理之怎么了。

    “她好像脚扭了——”

    “那你送她去医务室啊!”

    “……好。”

    他当然知道要送她去医务室。

    可是他要怎么送?

    面前的姑娘有一双黑得清澈的眼,望着他的样子十足茫然。宋理之转头看她,问出了一句差点想把自己舌头咬断的话:

    “我可以抱你吗?”

    “……”

    “我不是那个意思!”耳根瞬间充血爆红,他忙解释,“我的意思是,你脚扭了走路不方便,我抱你去医务……”

    “好。”

    “啊?”

    “我说,好。”郁芽盯着他看,“你准备怎么抱我呢,班长?”

    怎么抱她呢?

    一手抱在肩胛骨的位置,一手托住腿弯,打横抱起的姿势。少年人有良好的身体素质,并不觉得吃力,反而为她体重的轻而暗自吃惊,可瘦削的脸却红了一片。

    像熟了的浆果。

    可爱。

    郁芽看着,脚踝都没有那么疼了。

    她有点想凑上去咬一口。

    ——

    要掉马了。

    还欠一个加更,白天写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