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第203节

    阳光穿过风雪初霁的云层间,照在身上暖融融的,令人心头明亮。清萤听见远方传来人们的欢呼万岁。

    真好啊。

    她赖在谢卿辞怀中,搂着他的腰,还不想放开。

    “师兄,那以后,我们要做什么?”

    谢卿辞道:“人心思定,三界还需收拾,有功德之人应当勋赏。”

    清萤默默瘪嘴。

    她当然知道这些是正事,但现在过于欢喜,她反而有些不真切感,她想听点别的话。

    师兄肯定知道!故意不说罢了。

    “哦!”清萤很响亮地应了一声。

    她听见谢卿辞愉快明亮的笑声。

    师兄鲜少如此畅快的笑,他总是温柔克制的,恍如月色般柔和,但此刻的笑声,当真称得上毫无阴霾。

    行吧。

    看在师兄这么开心的份上,就不和他计较啦。

    “然后,我们去有山月,有溪水,有流萤,没有人认识你我的小城。”

    谢卿辞温柔道。

    “好么?”

    清萤:……

    她将脸埋得更深,却又格外大声地应道:“好!”

    谢卿辞唇边露出柔软真切的微笑。

    这是他们最初的流萤之约。

    而我心匪石,不可转也。

    ……

    两百年后。

    望江城是东华部洲的一座临河小城,河水横穿过城,将整座小城分作东西两半。这座小城生活安谧平和,其实是两百年前的魇潮大灾,也未在这里留下过深的阴影。

    河水两边的百姓生活细节有些不同,唯有一点是公认的。

    那便是西城城角的谢大夫,是全城医术最精湛的郎中,不止样貌俊美,更谈吐文雅,博览群书。他总能以定价最便宜的药材,为患者治愈疾病,为此得到全城女子芳心无数,是诸多豪门大户的座上宾。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年轻的小谢郎中英年早婚,且夫妇琴瑟和谐,没有半分置喙余地。

    毕竟谢夫人,也是顶尖的美人。

    谢夫人又称清萤先生,似乎是小谢郎中的师妹,总称其为“师兄”,却并不专情医术,只以妙笔生花,才气十足,刊行了诸多人气话本。

    这对夫妇心境善良,不仅平日为百姓诊金便宜,更不时举行义诊,在城中有极高声望。

    倒也有富人心怀不轨,借口不满其收豪绅高价诊金,而对贱民百般补贴,在医馆寻衅滋事,令百姓们担忧不已。但那些风波,大多无疾而终。

    总归一点毋庸置疑。

    “谢大夫那两口,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就是,人美心善!”

    ……

    而此刻,被百姓盛赞的夫妇,却不大和谐。

    谢卿辞整理好医箱望向清萤。

    “容如玉的消息?”

    “是呀,师姐决定退位啦,想与星南师兄举行一个简单的道侣仪式,只准备邀请亲近之人。”

    谢卿辞证得天道后,对在魇潮中救济万民者以功德封赏,不少人都得道成仙。但容如玉却拒绝了成仙机遇,选择与星南相守人间。

    须知,成仙即可长生,而渡劫期的寿命,上限也不过四五千年。容如玉却毫无怨言。

    两百年过去

    ,她自觉归古剑宗再无隐患,蓬勃向上,这才与星南双双退隐,享受自己的人生。

    “你去吧。”谢卿辞声音温润,“若我去,免不得大家不快。”

    “怎么可能呢?”她否认,“你看哪里的人不喜欢你?”

    他们五十年换一座城定居,无论去哪,师兄都会迅速成为当地最受欢迎的全民偶像,魅力毋庸置疑。

    谢卿辞挑眉:“这话你信么?”

    “这次参加师姐仪式,又没人让天道大人去。”

    闻言,谢卿辞神色微淡:“我也是如此想的,你带上我的一份随礼便好。”

    清萤眉眼弯弯:“他们邀请的,是清萤的夫君、她最爱的师兄,天底下最好的谢卿辞呀。”

    即使百年过去,她眼角眉梢,仍有着纯粹的善意与柔和。

    谢卿辞唇角微弯。

    “好。”

    清萤思忖道:“那便写好布告,谢郎中夫妇要去拜访旧友,但对老何他们,得提前送好他们的常用药,免得有意外。”

    谢卿辞望着她,只觉万事皆明媚。

    他微笑:“好。”

    他们的情谊,即使历经千年,即使劫数砥砺,也从未改变。

    正如尽管他们每五十年搬一次家,对城市环境背景都渐渐没了要求,却总要有漂亮的流萤一般。

    而他们的最佳道侣养成计划,至此,总算填下最后的圆满一笔。

    第97章 番外一:主线if

    【番外设定中, 掌门夫妇并非正文中的谢无言夫妇。】

    近日来,整个归古剑宗气氛都无比肃穆压抑。

    一则是因为,掌门夫妇接连不幸逝去, 首席谢卿辞掌管全宗上下,权力过度不太稳当。

    这话说出来有些离谱。

    毕竟谢卿辞十二岁金丹,十五岁出窍, 年仅十六便是化神, 现年十九更是有风声透露, 他似乎摸到了渡劫的门槛,堪称三界第一天才。兼之他风姿卓绝, 为人清冷高洁, 在门中享有巨大声望。这样的人接管剑宗, 怎么想都是众望所归。

    可尴尬之处便在此处。

    掌门夫人陈归雁陨落前仍不肯咽气,拉着谢卿辞的手,含泪说出真相——他并非自己亲生。

    原来,归古剑宗掌门清氏一脉传承的秘法,唯有男子能够修炼。谁获得这项传承, 便会是剑宗嫡传。因此若掌门没有足够资质的继承者, 便会另行收徒。

    然而修士生命漫长, 只要愿意生,怎会没有足够资质的嫡子?

    因此这条规矩,万年来都未被人真正在意。

    “但我当年修行受了谶言, 一生注定只能生育一子, 偏偏生的是个闺女。我担心传承旁落, 连累家族荣损。”陈归雁紧紧拽着谢卿辞的手, 衰弱道, “一年差错, 便换了你与她。”

    陈归雁散修出身,天资不高,只是与掌门清风扬真心相爱,方能够成为渡劫期修士的道侣,而家族也跟着鸡犬升天。

    但陈家人丁单薄,全指望着她。

    陈归雁流着眼泪,对面前为她赢得无数荣光的爱子道:“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你。”

    谢卿辞垂眸望着面前的“母亲”。

    他的第一句话:“我的娘亲是谁?”

    陈归雁道:“是我的贴身侍女,你娘亲说你是因感而生,生下你便去世了,只将你托付于我。”

    “卿辞,那孩子在尘世间过活十数年,我也是临死前良心不安,方才希望你能将她接回。我不强求你将掌门之位让她,只要她平平安安便好。”

    谢卿辞面容清冷平和,他颔首:“您且放心。”

    剔透美丽的少年天才,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丝毫不满愤怒。

    她的儿子,永远如此清净平和,令她省心。陈归雁相信,他此刻的许诺也定然是出于真心,并愿意为之全心努力。

    可她……可她只能对不起他。

    卿辞仿佛仙人转生,心性高洁,她却是凡人,有自己的私心。

    她会担心,过盛的权力扭曲谢卿辞。

    所以陈归雁需要给那可怜的孩子找到足够依靠,那孩子连修真界是什么都不知道……这是她这个做娘亲的,能为她留下的最后遗产。

    于是,陈归雁临终遗言迅速在门中流传开,而伴随着那字字泣血的遗言一起广为人知的,还有一桩婚约——

    谢卿辞在养母病床前立下血契,终生只能有掌门亲女一位道侣,并护其安全无虞。

    弟子们不敢在谢卿辞面前议论这桩婚事,却在私下议论纷纷。

    “嘶,谢师兄的人生大事就这么被定下了?这也太……那位,呃,师妹,应当对灵力一窍不通吧,平庸凡人,如何能做谢师兄道侣?”

    “不通灵力,那顶多百岁就会自然死亡。倘若没有先掌门夫妇,他还不能姓谢呢。”

    “确实,百年时光交换天下第一宗门的掌门位置,怎么想都是赚。”

    “只是可惜了如玉师姐。”

    “唉,就是。”

    ……

    然而,容如玉本人在听闻这些风言风语后,却立即呵斥了那位师妹。

    “不得乱说。”她严肃道,“我

    与卿辞师兄只是同门而已,如此言语,无论令我等二人,还是那位清萤师妹,都是尴尬。”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