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18px
字体 夜晚 (「夜晚模式」)

第213章:保护者

    路明非自己也没想好怎么给绘梨衣介绍源稚女,打算先让她自己看一看吧,风间琉璃和源稚生长相很相似,绘梨衣看见风间琉璃的面孔就应该能明白这两个人的特殊关系。

    两个人一同走到了沙发的旁边时,风间琉璃也已经醒了,他听见了两个人的脚步声,就慢慢在沙发上坐直了身体。

    风间琉璃没有选择像僵尸一样躺尸,这也还算不错了。

    绘梨衣慢慢地跟在路明非身后,客厅里的气氛逐渐有些不正常起来了。

    风间琉璃伸手把自己凌乱的发丝归在耳后,露出了自己的面孔,这一下,路明非很明显感觉到了风间琉璃气质上的变化。

    如果原本的风间琉璃有着妖冶与威仪,那么现在的风间琉璃只剩下平淡了,眉眼间都是普通的,再也没有任何出挑的气质,再也看不出曾经绝世的风采。

    看清楚了风间琉璃的面孔,绘梨衣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她这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惊讶。

    风间琉璃的面孔和源稚生太相似了,以至于绘梨衣有一瞬间的恍惚。

    当绘梨衣看清这个人的样子时,以为源稚生找到了这间公寓来抓她回家了,不自觉就抓紧了路明非的手。

    “不用担心,他不是你哥哥……嗯……其实他也是你哥哥,但是他不是你知道的那一个哥哥。”

    路明非牵住绘梨衣的手,示意他不用太激动。

    ?

    绘梨衣的脸上浮现出困惑的表情。

    路君这是在说什么?为什么自己听不懂他的话?

    理解不能。

    两个人都看着风间琉璃,风间琉璃却一直保持着沉默,眼睛空洞地看着前方没有任何的聚焦,就像是化为了一个不会说话的人偶,每一次吐字对他来说都是奢求。

    这样的沉默持续了很久,看着风间琉璃没有自我介绍的心思,路明非先开口为绘梨衣介绍。

    “这位的名字叫做源稚女,是源稚生的弟弟。”路明非指着源稚女给绘梨衣介绍,“按照辈分的话,你称呼他为哥哥也没有错。”

    哥哥的弟弟?这大概是绘梨衣出来之后,第一次如此困惑了。

    绘梨衣也想象过外边的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精彩的糟糕的五光十色的她都能接受。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路明非带回来一台高达或者一个奥特曼变身器她都不会这么惊讶,因为都是他在电视中看见过的东西,可是路明非却带回来了一个和源稚生长得很像的男人……

    他还说这个男人是自己的哥哥。

    绘梨衣本就单纯的世界观于是更加混乱了一点。

    外边的世界就是这个样子吗?出门就能捡到一个哥哥。

    “具体情况也很难说清楚,你把源稚女理解成是源稚生失散多年的弟弟就可以了,他们两个绝对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路明非说。

    绘梨衣面对这个忽然冒出的哥哥时仍然有些迟疑,不过她还是相信了路明非的话。

    “哥哥。”她选择了和源稚女打招呼。

    绘梨衣不能说话,但是小本子上每一个字都写得很认真,就像是班里最认真的好学生。

    风间琉璃看了看尝试和他认识的绘梨衣,眼神黯淡无光,没有回应。

    “龙王大人,你妹妹在和你打招呼呢,多少给点回应吧。”

    路明非轻轻地敲了下桌子,风间琉璃现在几乎都把行尸走肉四个字刻在了脸上,让人想给他做法招回不知道再哪里飘荡的灵魂。

    风间琉璃眼睛终于动了动,不再像着人偶一般僵硬,只是依旧没有多少生气。

    “你好,我是源稚女。”

    风间琉璃对着绘梨衣露出单薄的笑容,不愧是日本第一牛郎,这么轻轻一个微笑就露出了一种我见犹怜的易碎感,让路明非的心忍不住为他抽搐了一下。

    绘梨衣回头看着路明非,她不太明白这个“哥哥”为什么忽然露出一种“我的人生已经腐败再也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不如去死”的表情。

    路明非叹息了一声,站在了绘梨衣的前方,盯着风间琉璃。

    “没有杀死王将也不用这么颓废吧,以后还有机会的。”

    由于有上一世的记忆,路明非对王将的难杀程度早有了解,所以对这一次的失败并未有任何气馁。

    路明非从来没有想过会能这么轻易的杀死王将,这一次的杀死王将的几乎都是风间琉璃一手谋划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有用点的看客而已。

    不过,这件事情对于风间琉璃是打击好像特别的大。

    “专员先生,我知道到我现在的样子一定很让人觉得可笑,但是我也无法控制,因为这才是我最真实的样子,又谁能控制自己呢?”风间琉璃轻声说。

    “我说过王将的梆子声能够短暂的控制住我,其实,他不仅能控制住我,而且还能控制住我的力量。在我被你打昏的那一刻,王将就已经收走了我的力量,现在的风间琉璃,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一个失败的普通人,甚至比一个失败的普通人更加的可悲,至少普通人不会被王将控制。”

    说到这里风间琉璃轻轻地摸了一下自己的眉角,就像是一个脸上涂满颜料的小丑正在卸下滑稽的妆容。

    “专员先生带我回来可能要失望了,现在的风间琉璃已经不适合猛鬼众的龙王了,并不能再帮助你什么。”

    “反而是因为我在这里,猛鬼众会加大对专员先生的追捕,同时得罪猛鬼众和蛇歧八家,现在贴着专员先生头像的追杀令恐怕已经传递到了东京所有黑道人员的手中,原本蛇歧八家就挂了悬赏追踪绘梨衣小姐,现在恐怕又要加上猛鬼众的悬赏了,专员先生,你现在可是很危险啊。”

    听见了风间琉璃的话,路明非没什么反应。

    路明非一直都清楚,带走绘梨衣的风间琉璃就等于与整个日本混血种社会外加日本黑道为敌。

    “悬赏?”绘梨衣拿着写字的小本子在路明非面前不断晃悠。

    路明非并没有把悬赏的事情告诉绘梨衣,甚至连蛇歧八家的追踪之类的事情都瞒着他,在绘梨衣看来,她这一次只是普普通通的翘家而已,而且一切都很顺利。

    风间琉璃抬头,目光转向了绘梨衣:“看起来,专员先生没告诉你,因为他带你离家出走被蛇歧八家悬赏追杀的事情。正式的寻人启事上是写的你名字,但是谁都知道那是针对专员先生的追杀令。”

    “我们在被追杀吗?”

    绘梨衣盯着路明非,漂亮的淡眉似乎都凑在了一块。

    “没有追杀这么严重,只是你哥哥担心你的安全,开了一个小悬赏想快点找到你而已,没什么问题。”路明非不想讨论这个会让绘梨衣心情变糟的话题。

    “专员先生真是一个温柔可靠的人。”

    风间琉璃神色间流出一丝落寞,他从沙发上缓缓站了起来,赤裸着双脚站在了地上,他的面前就是绘梨衣。

    “上杉绘梨衣吗?其实我是知道你的,你是蛇歧八家上杉家主,月读命,也是蛇歧八家暗中培养的秘密武器。”风间琉璃看着绘梨衣。

    绘梨衣被一张和源稚生长得很相似的脸看着,也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就退到了路明非的身后。

    “虽然你生来就带着不幸的血统,但是你的人生却又是如此幸运。”

    风间琉璃的笑容中带着难以言说的情绪,像是落寞,也像是缅怀。

    “在蛇歧八家的时候,有哥哥保护着你,现在你出了蛇歧八家,身边又有了专员先生,你总是被人保护的很好,世界对你有再大的恶意也不会落在你身上。”

    “你究竟想要说什么?”

    路明非也盯着风间琉璃,他能感觉得到这些话对绘梨衣的冲击。

    “专员先生,你别激动,我对上杉小姐没有任何恶意。”风间琉璃摇了摇头,“我只是想提醒你一下,这个世界是黑暗而污秽的,以上杉家主的血统,不仅是蛇歧八家想要寻回她,而且猛鬼众也想要得到她,甚至如果卡你们塞尔学院知道了她的存在,恐怕也会想要得到她。”

    “看得出来,专员先生一直在保护着上杉小姐,不让她接触到这些事情,但是世界黑暗而污秽的本质是不会因为你的保护而改变,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你们这些保护者不能再保护她了,她会是什么样子。”

    绘梨衣安静了许久,在路明非背后轻轻地扯了扯他的衣角。

    7017k
← 键盘左<< 上一页给书点赞目录+ 标记书签下一页 >> 键盘右 →